作者 / 伊莉莎白.吉兒伯特(Elizabeth Gilbert)
譯者 / 何佩樺
出版社 / 馬可孛羅


最近在看的書是【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昨晚剛好看到主角小莉跟朋友的對話,他們在討論關於城市的定義用詞,從「羅馬-性」、「紐約-實現」、「拿坡里-打鬧」到「妳的用詞」。 當下我問了自己,很明顯且輕快地,答案從我心中躍出-【突破】,也許不是在作品上的突破,但心靈及思想上的確自覺到有些許的改變。那是一種嶄新且獨有的經驗,那感受剛好跟昨晚所看到書中某段話有些許相同的意會。跟你分享:

【我們之所以痛苦,是因為我們只不過是區區個人,有恐懼、缺陷、憤恨與難逃一死。我們錯以為有限的小小自我構成我們的整個天性。我們未能看出自己內心深處的神性。我們不知道,每個人的內心深處,都存有一種永久平和的至高自我。至高的自我是我們的真實身分,完整而神聖。瑜珈士說,在明白此一事實之前,你將永遠感到絕望,斯多葛派的希臘哲學家愛比克泰德(Epictetus)說過一句話,精確表達此種想法:「你這可憐的人,心中懷抱著神,卻不認識祂。」】《享受吧!一個人的旅行!P.146》

我是先看過電影再看書的,兩者的焦點不同,所得到的感覺也不同。電影像拿著外太空望眼鏡觀看作者的心靈生活,是一種大範圍的知覺感受,美麗但飄遠,但我喜歡電影的表達手法,像經驗了一場醒來就忘記內容的夢,但感覺很好。書約看了一半,小原因是手上還有幾本書在交叉閱讀,最主要我想是因為書上的細節鮮明,感官性也更進入畫面了,剛還在回味夢中滋味的我,不想一下子就進入那清晰世界。。。。。。



全站熱搜

Ka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