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睡不著的女人在熬夜努力中找不到有感覺的顏色。但卻因心情不好攪弄手邊的碎布時,不小心丟出了一個喜歡的配色。所以我們一堆小布塊被車成了一塊大布體,機械的針不停的在我們身上車出一道又一道的痕跡,彷彿想把什麼東西深深的紮進去。後來不知道為什麼又拿了一把剪刀把我們一分為二,然後又在上綿縫了幾顆小珠子。我彷彿聽到了一聲滿足的嘆息,但那本來是我變成的兄弟卻信誓旦旦的說他聽到的明明是哀傷的呼吸。我們就這樣開始了所謂的存在。

你問一塊杯墊存在的感覺?該怎麼回答你呢?就存在囉!身邊還有個兄弟也挺好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Kaos 的頭像
Kaos

Kaos_______拼布

Ka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