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陣子,突然發覺幫孩子做的東西少之又少,偶發的溫柔母性頓時在心中塞滿了愧疚感,就跟孩子說我要幫她們做抱枕。找了幾個圖都覺得不是很對,有天在畫架的大紙上,看到絜絜畫了一隻小小的,但好可愛的大象寶寶。跟她商量幫我畫個較大尺寸的大象寶寶,但小孩就是一種不斷在實現創造性的生物,她無法重複製造,最後呈現在我眼前的是一個感覺自得其樂在跳舞的大象媽媽,我也好愛這幅畫,所以把她當作抱枕的主角。




貼完大象媽媽後,覺得她有點孤單,但已長大很久的我,創造模式的習慣是將已存在的事物重新組合再造,實在是畫不出一個伴來陪大象媽媽,直好一直在旁虎視眈眈的盯著絜絜的圖,找尋那個伴,沒多久就讓我遇到這隻好快樂的小肥貓。




貼完小肥貓後。本想在右上方的位置貼幾個音符來表現音樂的動感,但絜絜又丟了大白鯊在游泳的圖給我,我心想真是太完美了,貼上這幾隻小魚兒,心中的畫面就完成了。這抱枕前後大概做了2個月,因為大家都知道的,我就是很慢。


完成後,安安問我說:「媽咪!這是給我帶去學校睡覺的枕頭嗎?」「不是的,這是給姐姐的,再來才做你的。」「我不要啦!等你做完後,我就從幼稚園畢業了……。」該說知母莫若女嗎? :D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Ka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