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成這兩片蘇姑娘杯墊時,手上讀的是由張愛玲譯作的愛默森選集,剛好看到演講部分-關於勞動的觀念,下面這句話明確地表達出現在我對蘇姑娘的感覺,【鋤頭與鏟子裡面仍舊有美德,不論捏鋤頭、鏟子的人是有學問還是沒有學問。】

蘇姑娘是個很具體的形象,總是做著家務,或是很簡單的就是停在那當下一點的動作,讓人感覺她幾乎是不具任何思想,沒有任何不快的煩惱(聽過最難聽的批評是沒有大腦~),就只是在那顯現喜悅又安定的存在。我想也許就是這樣的點,才會讓蘇姑娘的愛好者跟討厭者壁壘分明,也許她就是代表那樣的存在點-一種用體力勞動而獲得簡單生活的方式。而那是在現代經濟社會中已不易達到的存在方式,所以有人羨慕;有人討厭,因為那代表自我的一種投射,對生活方式的一種選擇跟看法。

我對做蘇姑娘的拼布夾雜著複雜的情感!因為我不是很愛做具體形象的拼布,也不愛重複同一主題,所以我沒有那麼愛一直做蘇姑娘。但很多人喜歡訂製蘇姑娘的作品,當他們拿到成品時的喜悅也常讓我感受到快樂的心靈回報。當然,這樣的勞動付出,也讓我在當一個全職家管之餘,得到些許的零用錢,讓我得以繼續享受拼布世界豐盈的音樂……。


跟大家分享一首愛默森(Ralph Waldo Emerson)的詩:

紫陀蘿花

(有人問我這花的來歷)
在五月裏,海風刺穿我們的寂寞,
我發現樹林裏一個潮濕的角落,
有新鮮的紫陀蘿花,展開它無葉的花朵,
取悅於沙漠與迂緩的小河。
那紫色的花瓣落到池塘裏,
使那黑水也變成艷麗,
紅鳥或許會到這裡來將牠的羽毛洗濯,
向花求受-這花使牠自慚形穢。

紫陀蘿花 ! 如果哲人問你為什麼
在天地間浪費你的美,
你告訴他們,如果有眼睛是為了要看的,
那麼美麗自身就是它存在的理由:
與玫瑰爭艷的花,你為什麼在那裏?
我從來沒想到問,我從來也不知道,
但是我腦筋簡單,我想著總是
把我帶到那裏去的一種大能,把你也帶去了。





張愛玲典藏全集13-【譯作】愛默生選集等5種
作者:張愛玲
出版社: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文章標籤

全站熱搜

Ka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