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兩天把雙面葛蕾斯看完了,它是我的飯書,從小習慣只有自己一個人吃飯時,一定會配書一起吃。我在看內文時,心中一直有疑慮:作者難道是以拼布圖案來當小說中隱喻的結構系統嗎?直到看完書後,回來翻看目錄,看到章節標體都由拼布圖案來定名,才確認了這件事。我很喜歡這本書的結束段(本文最後那段摘錄),藉由拼布被的想法帶出了主角的一生和最在乎的事。讓我對拼布設計這件事,多了一點情感的理解。


摘錄自《 雙面葛蕾斯;目錄頁 / 瑪格麗特.愛特伍 (Margaret Atwood) 著;梅江海 譯 / 天培文化 出版》
1 參差不齊的記憶 ( fagged edge )
2 坎坷的道路 ( rocky the corner )
3 角落裡的小貓 ( puss in the corner )
4 年輕人的幻想 ( young man`s fancy )
5 破碎的碟子 ( broken dishes )
6祕密的抽屜 ( secret drawer )
7 蛇行柵欄 ( snake fence )
8 狐狸與鵝 ( fox and geese )
9 人心與人體 ( hearts and gizzards )
10 湖上夫人 ( lady of the lake )
11 倒塌的房樑 ( falling timbers )
12 所羅門的廟 ( Solomon`s temple )
13 潘朵拉的盒子 (Pandora`s box )
14 字母「X」( the letter X )
15 天堂之樹 ( the tree of paradise )


摘錄自《 雙面葛蕾斯;164-165頁 / 瑪格麗特.愛特伍 (Margaret Atwood) 著;梅江海 譯 / 天培文化 出版》
我從來沒見過誰有帕金森夫人這麼多的拼花被子,因為這在大洋對面不很流行,那兒的印花棉布價格沒這麼便宜,花色沒這麼豐富。瑪麗說這裡的女子不親手做三條這樣的被子不能嫁人。而且結婚用的被子圖案最複雜,有「天堂之樹」、「花籃」。其他圖案,例如「野鵝互相追逐」、「潘朵拉的盒子」,都有很多拚塊,也需要技巧。還有像「圓木小屋」和「九方塊」都是日常用的,做起來也快得多。瑪麗還沒開始做自己結婚用的被面,因為當僕人沒甚麼時間,但她已經縫了一條「九方塊」。

九月中旬的一個好天氣,霍尼夫人說應該把冬天的被子毯子拿出來曬曬了,以防天冷要用到;也好把破裂之處縫一縫。她把這個任務交給我和瑪麗。被子放在頂樓,不靠著晾衣房,以防潮濕。它們都在一個松木箱裡,每條被子之間有層平紋細布隔著,放的樟腦真可叫一隻貓送命。那樟腦味使我有些頭昏。我們要把被子搬到樓下,掛在繩子上,用刷子好好刷理,看看是否被蟲蛀了。因為有時儘管有樟腦,而且放在松木箱裡,蟲子還是能進去。而且冬天的被子不像夏天的裡面裝的是棉花,而是裝羊毛。

冬天的被子比夏天的被子顏色深,上面有紅色、橘紅色、藍色和紫色,有的還有絲、平絨和緞在拚塊裡。在監獄裡這些年,我單獨一人時(很多時候是一個人)會把眼睛閉上,面對著太陽,就會看見像那些被面依樣鮮豔的紅色和橘紅色。我們在繩子掛了一排六七條被子之後,我覺得它們看上去像軍隊上戰場時的旗幟。


摘錄自《 雙面葛蕾斯;248頁 / 瑪格麗特.愛特伍 (Margaret Atwood) 著;梅江海 譯 / 天培文化 出版》
她的床很寬,床上的被子很好,是條夏天的被子,白底帶淺粉色和藍色,那圖案是「倒塌的樓梯」。


摘錄自《 雙面葛蕾斯;337頁 / 瑪格麗特.愛特伍 (Margaret Atwood) 著;梅江海 譯 / 天培文化 出版》
一個年輕人指著遠處的一艘船說,那是「湖上夫人號」,是美國的船,直到不久前一直被認為是湖上最快的船。但是,她剛在一次速度比賽中以四分半落後於新的皇家郵政標準船「日蝕號」。我問他,這是否使他感到自豪,他說沒有,因為他在「夫人」身上嚇了一元錢的賭注。在場的人都笑了起來。

這時,我突然明白有件一直弄不清的事了,被子的圖案叫「湖上夫人」,我以為是因為史考特的詩命名的,但我在圖案中怎麼也找不到夫人或湖。但現在我總算明白了,那船是用詩命名的,而那被子是用船命名的。那是一個玩具風車的圖案,一定是代表槳輪轉動的情景。我想,只要你用心琢磨,事情都是有道理、有圖案的。因此,可能最近的一連串事件也是如此。這完全不合哩,但找到一個被子圖案的名稱來源,對我來說很有助益,叫我要有信仰。


摘錄自《 雙面葛蕾斯;445-446頁 / 瑪格麗特.愛特伍 (Margaret Atwood) 著;梅江海 譯 / 天培文化 出版》
我下午坐在陽台上,埋頭縫自己的被子。雖然我已做過很多被子,這是第一次做給自己。這圖案叫「天堂之樹」,但是我根據自己的想法對圖案有所修改。

這個被子的圖案叫「天堂之樹」,給這個圖案名字的人(不管是誰)把樹弄成一顆,其實是無意中弄對了,因為《聖經》中「樹」這個字沒用複數。《聖經》提到有兩種不同的樹:生命之樹和知識之樹。但我認為只有一顆;生命之樹和知識之樹是同一棵。如果你吃了這樹上的果子,就會死,但如果你不吃,也會死。不過,如果你吃了上面的果子,死的時候就不至於傻得不開竅。

生活中的安排似乎是正是這樣。
因為我知道對《聖經》做這樣的解釋是不允許的,所以我沒對別人說,只告訴你一個人。

在我的「天堂之樹」的圖案上,我打算四周做上一圈纏繞著的蛇;我會把眼睛做得很小,所以在別人看來只像藤蔓,而我知道它們是蛇。如果沒有一兩條蛇,就不會有主要的故事。有些人在這個圖案裡做上好幾棵樹,在方塊或圓圈裡放四棵或更多的樹,但我只想在白色背景上放一棵大樹。那樹本身是用三角拼塊做成的。兩種顏色:深色是葉子,淺色是果子。我用紫色做葉子,紅色做果子。因為使用了化學染料,現在有很多鮮豔的顏色,我想我的被子做好一定很好看。

但是我的樹上有三塊三角拼布會很特別。一塊是白的,我要用瑪麗.惠特尼給我的那件襯裙上的布做的。一塊是褪色發黃的,要用我留做紀念的監獄睡衣上剪下來的布做。第三塊是淡色的棉布,上面有粉色和白色的小花,是我到金尼爾先生家的第一天南西穿的裙子上剪下的。那裙子我在逃跑去路易斯頓的渡船上穿過。

我要在這三塊三角拼布的四周用紅色羽毛針腳繡一圈,把它們繡在一起,形成整個圖案的一個部分。
這樣,我們三人就會在一起了。


相關文章:關於小說裡的拼布片段-雙面葛蕾斯1



全站熱搜

Ka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