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看了兩本書,裡面剛好都有描寫到關於拼布的事。覺得好玩,摘錄下來跟大家分享。《雙面葛蕾斯》的背景是在加拿大19世紀,裡面所說的一些拼布圖案名稱,我並不曉得是什麼,但是很好奇。如果知道的朋友願意分享,請將圖片傳給我。我可以放上來跟大家分享。

*非常謝謝Claudia提供的資訊,我已經把圖連結上去了,只要點下藍色的字,就可以知道那是什麼圖形了。


摘錄自《 雙面葛蕾斯;106-107頁 / 瑪格麗特.愛特伍 (Margaret Atwood) 著;梅江海 譯 / 天培文化 出版》

他今天換了條領帶,紅底帶藍點,或是藍底帶紅點。在我看來有點太艷了,但我不能盯著他看,讓他知道我的感覺。我需要剪刀,就向他要,然後他叫我開始談。我就說,今天我將縫好這個被子最後一塊拼布。這塊縫好後,所有的布塊就要縫在一起,然後做成被子。這條被子是給典獄長的一個小女兒的。圖案叫「圓木小屋」
「圓木小屋」的被子是每個少女出嫁之前必須有的,因為它意味著家。中間總是有個紅方塊,那是壁爐裡的火,這是馬麗.惠特尼告訴我的。我沒提這個,這太普通了,他不會感興趣。不過並不比馬鈴薯普通。

他說,你縫完這個以後要做什麼呢?我說,不知道。我想他們會告訴我的。他們不讓我做被子,只讓我縫拚塊,因為那是很細的工作。典獄長太太說如果叫我做監獄裡其他人做的一般縫紉活,如縫郵包、制服等,就是浪費人才。但不管怎麼說,做被子的時間安排在晚上,到時候會有個晚會,可我是不會被邀請參加晚會的。
然後他說,如果你能給自己做條被子,你想選甚麼圖案?

毫無疑問,我知道答案。我想做條與帕金森夫人的被子「天堂之樹」一樣的棉被。我過去常把它拿出來,藉口想看看要不要補,其實就是想欣賞一下。那是條可愛的被子,全用三角布塊做的,暗色的做葉子,淡色的做蘋果。做工很細,針腳就像我做的那麼小。不過我幫自己做時,邊會做得不同。她的被子是「野鵝相互追逐」的邊,而我的會是絞在一起邊,一條淡色,一條深色,他們管那叫做「葡萄藤邊」,像客廳鏡子上的葡萄藤一樣絞在一起。那要下很多功夫,花很長時間。但如果是我自己的,只我一個人用,我願意做。

但我告訴他的卻與我想的不一樣。我說,我不知道,先生。也許是「約伯的眼淚」 ,或是「天堂之樹」或是「蛇形柵欄」 ;或是「老處女的謎」 ,因為我是老處女,你說是不是,先生?而且,我也已經感到非常迷惑了。其實我說後面這句話只是想鬧著玩。我直接回答,因為如果大聲說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會有厄運,好事就永遠不會發生。反正不管怎麼說,好事也不可能會發生。只是要保證你想要的東西或想要東西這件事本身不讓別人知道,要不你就可能會因此受罰。馬麗.惠特尼就是吃這個虧。

他寫下被子的名稱。他問,是天堂的很多樹,還是一棵樹?

一棵,先生,我說。一條被子上也可以有不只一棵樹。我就看見四棵樹的樹頂都朝中間,但那還是一棵樹。

為什麼呢,葛蕾斯?他問。有時他像個孩子,總愛問為什麼。

因為這是圖案的名稱,先生,我說。還有「生命之樹」 ,是另一種圖案。你還可以有「誘惑之樹」 ,也有「松樹」 ,那個圖案也很看。


摘錄自《 誰;25頁 / 宮部美幸 著;劉子倩 譯 / 獨步文化 出版》

妻子正坐在沙發上,甚麼也沒做,只是茫然地注視著電視,這對她來說是罕見的現象。每逢在家休息時,她多半在看書,再不然也會動手做點什麼。有時是畫水彩畫,有時是挑戰一千片拼圖,也有時在做精細的法國刺繡。有一陣子她還透過函授教育學習拼布手藝,但是,對她來說同樣罕見的,才學了半年就放棄了。

「那好像不適合我。我無法透過布與布的組合,拼出有趣的圖案」

既然如此不如別做了,我說。可以享受拼湊樂趣的其他嗜好,隨便找多的是。


相關文章:關於小說裡的拼布片段-雙面葛蕾斯2



Kaos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